張德樂上過戰場、做過工程師,7年前來台一句中文也不會,
卻在宜農遭遇食安風暴時挺身救事業,誓言「不讓家人輸掉台灣第一!」

坐落於台中市神岡區的宜農生技,是月產量合計達三百噸的全台最大糖果代工廠,包括迪士尼、Hello Kitty、Open小將、張君雅、Pinky等品牌,以及眾多知名藥廠的糖果,全在這裡生產。

這家土生土長的糖果大廠,竟有位來自斯里蘭卡的二代接班人,他是宜農生技執行長、今年四十歲的Charitha Bandara,中文名字是張德樂。

小檔案_張德樂

出生:1976年
學歷:斯里蘭卡軍官學校
經歷:斯里蘭卡軍官、法國硬體工程師與餐飲品牌經理
現職:宜農生技執行長

台灣食品界第一人
斯里蘭卡青年接班三十年老店

斯里蘭卡人均年所得三千八百美元,不到台灣的五分之一。宜農生技創辦人顏富庸、張梅蓮夫妻,願意將家業交給來自南洋的女婿,據台灣食品產業發展協會秘書長陳淑惠與台灣糖果餅乾公會總幹事陳朝陽了解,在作風保守的台灣食品界中,「幾乎沒見過其他案例。」

張德樂在二○○九年與顏富庸小女兒顏甄儀結婚,才成為這個中部糖果家族的一分子。但可別小看這位斯里蘭卡人的能耐,他來台短短第三年,就成為中興家業的要角。

宜農成立近三十年,年營收超過新台幣兩億元,其中九成來自代工,一成為自有品牌。

二○○八年,宜農赴對岸布局,很快的,中國營收就達公司的四分之一,但緊接著,卻面臨兩岸營收同步重挫的危機。

二○一二年,台灣因為塑化劑引爆的食安風暴延燒,宜農訂單驟減;備受期待的中國市場,又碰上新的《進出口食品安全管理法》上路奇襲,一夕驟變的遊戲規則,讓已出貨的中國貨品被打回票。就在訂單大減五成的危急時刻,振衰起敝的關鍵人物,就是這位外籍洋將。

宜農長期因為外語障礙,只經營中港台市場,但在兩岸都找不到訂單時,張德樂跳出來,力主開拓新市場。他成立僅有自己一人的國際部,單槍匹馬在全球開疆闢土、搶訂單;對內,則掀起健康化的產品革新,三年間,他把台灣糖果賣進全球四十三個國家,讓宜農月產能重回三百噸水準,並讓營收的內外銷占比從原先七比三,變成三比七,促成企業國際化的質變。

這一連串精彩的成績,讓他獲得家人肯定,二○一四年升任執行長,成為台灣食品界首位斯里蘭卡籍的CEO。

雖然這位洋將戰功彪炳,但他接班台灣企業的過程相當艱辛。顏甄儀回憶七年前從法國回台接下台灣事業,當時她二十七歲,扛起整個台灣業務,先生三十三歲,一句中文都不會說,「說實話,當時沒人看好我們能成功。」

最難:博得家族信任
會八種語言,來台卻從包裝員做起

一九七六年在斯里蘭卡出生的張德樂,是當地軍官學校畢業的軍官,十七歲時,還在第一線帶領坦克車隊打仗;之後因為父親擔任當地製糖廠的總經理,有較為優渥的收入,於是帶家人遠離戰火,他才卸下軍職,全家移居澳洲。

其後,他跑到歐洲闖蕩找機會,遊歷多國也做過很多工作,他在法國連鎖餐飲店擔任經理時,與顏甄儀因為一個可麗餅結緣,兩人在二○○九年結婚,住在法國。

他國際移動的經歷,讓他除了兩種斯里蘭卡母語外,還會英語、法語、俄羅斯語、烏克蘭語、西班牙語;來台灣後學習中文,擁有七個國家、八種語言的多聲道,以及軍人生涯鍛鍊出來的吃苦耐勞,但這一切,起初派不上用場。

一○年,顏富庸夫妻事業發展正值最顛峰時期,不只穩居台灣糖果代工一哥,用enoon(宜農)自有品牌銷售的迷你水果箱系列軟糖也在台熱賣;在中國市場,因為看準健康趨勢、又懂得運用中國即時通訊軟體QQ來賣糖,鎖定兒童健康市場推出的營養健康糖,短短兩年就有新台幣數千萬的營收表現。

為了全力備戰潛力驚人的中國市場,顏富庸希望小女兒返台接掌台灣事業,自己則以集團總裁身分,帶領家族成員布局對岸。

相較於顏甄儀一回台擔任董事長,張德樂不會說中文,在五十多人的糖果廠內,除了妻子,沒人會說英文,這位具備多國語言能力的駙馬爺,英雄無用武之地,第一年在公司內,只能當個「不用說話」的產品包裝員;第二年,雖然因為能說簡單中文而進入辦公室,但也只是擔任岳母張梅蓮的秘書的助手,沒有人知道該怎麼用他。

最敢:領軍走出兩岸
創「一人國際部」,挑戰非華人市場

「我的不同是一個很大的祝福,我用我的不同,讓我得到更多東西,就像生意或是公會聚會,膚色會讓他們對我更有印象,這是我的優勢,不會因為不同,就失去更多。」張德樂說,他走過許多國家,也曾遇過歧視與困境,始終這樣相信。

在顏甄儀眼中,雖然張德樂回台前幾年很難熬,但他無論怎麼不愉快,隔天都還是能充滿精神的跳著起床,然後邊唱歌邊刷牙,開心面對每一天,「他很勇敢,而且永不放棄。」

到了二○一二年宜農兩岸發展都遇上困境,他終於有機會證明自己。他認為,生機就在國際市場上,因此主動請纓挑戰宜農從沒涉足的非華人市場。雖然家人同意成立國際部,但這是只有他一個人的部門,面對挑戰,他並不畏懼。

最拚:單月參加五個展
全球到處飛,首年就奪美韓訂單

他說,過去軍校教導如何用極少資源達成目的,同時會要求他去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務,這對他人生是很大的助力,因為當你學到這些,面對現實的種種困難就更容易了。「任何事情都有解決的方法,是你要不要努力去找到而已。」

語言不是他前進國際的問題,但麻煩的是簽證,因為沒辦法取得台灣籍,讓他連入境中國都要飛回斯里蘭卡辦簽證才行。但為了「不讓家人輸掉這個台灣第一的事業」,他不怕麻煩,像個拚命三郎般在全球參展,最高峰時,單月就拚了四到五個展,結果第一年就拿到美國、韓國、馬來西亞的訂單,證明自己能幫上忙。

其後兩年,他平均每月海外參展一到兩次,他分析參展資料發現,從製造成本與關稅來看,台灣在中低階糖果市場,拚不過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只能往中高階糖果發展,但要賣高價,食品健康就是關鍵趨勢。

不只大量採用低糖、天然果汁、天然色素製糖,像是「魚肝油加鈣」這個過去宜農成名代表作之一,隨著魚肝油近年的健康爭議越來越多,他也說服家人跟進國際健康趨勢,改採用價格貴兩倍、健康價值更受市場肯定的海藻當原料與提煉DHA。

最變通:提高成本跟進趨勢
砸千萬取得清真認證,創造兩成營收

之後他還與顏富庸兩代聯手,開發以海藻膠為原料製成的全素軟糖,打破傳統用豬皮膠做軟糖,無法打進回教世界的限制,成為開展伊斯蘭市場的新利基商品。

張德樂說動家人斥資上千萬元,將舊廠一分為二,把部分空間改造,隔離出來做清真產線,並在二○一四年取得清真認證。目前通過台灣清真品保推廣協會認證的約四百款食品名錄中,宜農是唯二有品項通過認證的糖果廠之一,如今清真食品銷售已占宜農營收約兩成。

儘管一路走來,張德樂聽到很多人說,要接掌台灣本土傳統企業,外國人是不可能的,但他想說的是:「只要你願意,沒有什麼不可能!」

一顆糖,賣進伊斯蘭市場有多難?

清真認證源自於《古蘭經》與《聖訓》的部分禁食內容,只要是來自豬隻的東西,就連一滴血都不能吃,沾染到豬的廚房用具煮出來的食物也不能食用,不是經穆斯林刀下所宰殺的雞、鴨、牛、羊也在禁食之列,雜食動物諸如狗、貓、蛇、兩棲類也一律不碰。

因此要取得清真認證,首先必須將食品的所有原料都確認過不含上述物質,同時工廠附近有沒有豬舍、豬屠宰場,是否有環境的交叉汙染,都必須列入審查,清真認證機構會逐項過濾,一般認證機構審查期約為兩到三個月,通過後,才會逐項發給證書。

但是,就算通過認證的清真工廠,只要有新品項生產,就必須再度申請,而且目前認證多發給一年,認證期內會有不定時的稽查,到期後需要重新申請。

台灣清真產品品保推廣協會副秘書長趙錫鴻表示,一般只要原料有用到豬的工廠,幾乎不會來申請,像是宜農生技有生產豬皮膠製成的軟糖,還特別隔離出部分廠區來做清真生產線,不只少見,因為容易有環境的交叉汙染,因此要通過審查的難度也相對高。

文章圖片來源:商業周刊第1514期 林洧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