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井政明會這麼說,大概是看到從頭到尾,記者臉上都掛著疑惑的表情。

採訪金井政明是很特殊的經驗,與其說談企業策略,跟他對話,更像是一種哲學思辨。

儘管接掌會長一年來,無印良品營收及利潤皆創下歷史新高,但他在言談間,卻完全不談成長、獲利等數字目標,更不像大部份懷抱雄心壯志進軍世界的企業,高喊要做「領域第一」、「日本第一」、「世界第一」的各種口號。

直接問金井政明「為什麼?」他不以為意地回答:「我們的目標是做『中小企業』就好。營收、店鋪這些數字沒什麼好驕傲的。」在他口中翻來覆去出現的字彙,反而更多是「工作的意義」、「對社會的貢獻」。

比起看市場、商機,金井政明看得更多的,或許是人最根本的心理需求。當問他「最近哪件事讓你印象深刻?」時,金井政明這麼說:「總部7樓有名員工,有一天可能因為種種因素,帶著小孩來上班。我正好看到她背著小孩工作的身影,覺得很美,就拍了下來。我希望,將來能讓這樣的情景變得更常見。」

當員工努力兼顧工作與家庭的身影,能夠如此深刻地烙印在公司最高經營者的腦海中,彷彿也從另一個角度驗證了金井政明所強調的:「公司唯一的資產,就是無印良品的思想及員工,其他都不是。」

Q:面對少子化、高齡化帶來的勞動力銳減,你對人才的思考是?

我想,有必要重新思考「工作」背後的目的。首先,工作應該要能實際感受自己可以為社會帶來「貢獻」,要能體會工作的價值。

第二,人生很長,如果閒閒沒事也很無趣,工作就是最棒的打發時間途徑。既然要打發時間,那做些能創造貢獻的工作,豈不是很好(笑)?

第三,一般人會把勞工分為辦公室白領及現場藍領兩種,但藍領階級常被看輕,我認為不該這樣下去,所以希望透過一些方式讓現場勞動變得更享受。像我自己就會去做陶藝、到田裡拔草及割稻,畢竟,工作這個字的日文漢字「働」就是「一個人在動」的意思。以上3點,大致就是良品計畫對於「工作」所抱持的基本價值觀。

我們現在總是被許多物品包圍、過著非常方便的生活,但我們真的幸福嗎?近年來大家一直討論「資訊化」、「全球化」,好像一趕不上潮流,企業就完蛋了。但資訊化、全球化就能與人們的幸福感連結嗎?我想,這些反而增加人與人彼此的紛爭對立。無印良品希望能帶給社會安定的力量,我們就是「好感生活」的首要負責人,站在第一線的我們先體驗減少物欲仍然能過著舒服的生活,然後再將這個理念慢慢傳達給顧客。能讓自己的生活與工作融為一體,大概沒有比這幸福的事吧。

Q:如何將這些企業價值觀,變成吸引優秀人才加入的誘因?

「優秀人才」有很多種意思。有些日本知名科技大廠延攬了大量學業成績很好的菁英,但後來仍然面臨經營危機。在那些大企業上班的人,有多少是真正思考要為社會貢獻心力?整體來看,這或許歸因於社會及學校在「技術能力」上的教育相對容易,在「心理能力」上的教育卻很弱。

我想說的是「自我家畜化」這個有點艱澀的概念(編按:指人類被自己制定的社會制度與文化所規範,變得像「家畜」一樣)。人類為了活口而飼養家畜,不斷提高牠們對人類有意義的能力──像是把豬養肥,才有更多肉可以吃;但家畜與生俱來、卻對人類沒意義的能力就會退化,所以牠們已無法在大自然中生存。冷靜來看,人類也把自己給「家畜化」了。雖然透過教育提升了人類適應現代社會的能力,人類天生的能力卻因為派不上用場、又沒有進一步教育,而慢慢退化。然而,人類原本擁有的「心」,才是真正能創造貢獻的。

所以,究竟何謂「優秀人才」,定義方式很重要。那些科技大廠就像站在一般生活者的「外圍」,因為具有專門性,所以必須找到擁有技術的人才。無印良品的不同之處,則在於我們是站在一般生活者「當中」。

舉例來說,如果食品製造商推出月球旅行,大家能安心搭乘他們的火箭嗎?又例如,醬油廠生產的紅酒,消費者會埋單嗎?而無印良品是站在生活者當中思考,所以如果我們推出房屋改建、蓋旅館或支援農業,大家不會覺得奇怪,這就是無印良品的力量。因此,對我們來說,員工與其擁有特殊專長,擁有「心」才是更重要的事。

Q:怎樣判斷一個人是不是無印良品要找的人?

不管在哪個國家,加入無印良品的人,大都是因為認同無印良品,所以我們經營者得努力「不背叛」大家的認同。對這群人來說,公司經營不應只是為了提高業績及利潤,而要認真探求並一起思考無印良品的理念,所以雙方要先建立這樣的信賴關係,然後盡量利用各種機會來傳達理念。

比如我們在千葉縣有個「梯田辦公室」,3月已有一位人事部員工先過去,今年秋天正式落成後,陸續會有其他人加入。我想讓大家在那樣的地方工作、學習、做農事(笑)。

Q:這個「梯田辦公室」的出發點來自於何處?

我們提出「農生活」的概念,這也是好感生活的面向之一。能活動筋骨的工作多麼舒服!員工住在那、也在那上班,每週只要回總部一趟。我希望未來能創造出更多元的工作方式,畢竟隨著父母年老,會有許多狀況需要員工因應;也鼓勵大家多生小孩,那公司就要讓員工也能好好照顧小孩。

梯田辦公室的本體在東京“HOUSE VISION 2016”的展覽結束後,就會搬到千葉縣預定地。(一邊指著設計草圖,一邊興奮地說明)到時候,這邊有個大陽台、洗腳的地方、BBQ場地……,以後我想種3棵櫻花樹!這附近還有一個已廢校的小學,也許除了我們員工之外,將來也可以找與當地關係良好的企業,一起工作、BBQ交流,彼此協力合作,說不定會生出各種idea。

Q:日本企業的目標都是要做「日本第一」、「世界第一」,但你今天完全沒提?

因為我們的目標是做中小企業就好。

Q:公司的願景不是「世界第一」,那是什麼?

我認為,營收、店鋪這些數字沒什麼好驕傲的。就像剛剛提到的,我們每個人、每家店能不能為社會帶來貢獻,這才是我們的目標。

(找出手機上自己的投影片筆記給記者看,上面寫著「2030年,無印良品50歲。我,73歲,剩下27年+α壽命」。)

2030年,無印良品50歲時的願景是,公司唯一的資產──無印良品的思想及員工,能為社會帶來貢獻。

日本創造高度經濟成長,但沒有高度成熟化,所以期盼未來無印良品能下鄉貢獻,成為社會不可或缺的企業,讓人覺得「在這麼偏僻的地方,竟然也有無印良品!」

現在台灣無印良品也展開店鋪在地化,希望未來能與生活者建立更深的連結,進一步為地區文化貢獻。而地區文化中最重要的就是飲食文化,與好感生活的連結很強。目前食品類的營收佔比只有幾個百分比,未來可望達到4成,成為核心事業。

我希望無印良品能幫助世界上每個人建立與人、物、自然之間更好的交流,透過每日生活為人類各種課題提供解決方案。最終,無印良品這個從碎香菇開始的事業,企業價值要成長到「2、3塊豆腐」的程度──豆腐的量詞是「丁」,日文音同「兆」,也就是要成長到「2、3兆日圓」。不過這是開玩笑的,不要報導喔(笑)!

profile

金井政明,1976年進入西友百貨長野(現為西友株式會社);1993年轉至從西友株式會社獨立出來的良品計畫株式會社,擔任無印良品生活雜貨部長。歷任多個職務後,2008年成為良品計畫株式會社社長,2015年接掌良品計畫株式會社會長。

採訪後記:無印良品的原點

採訪金井政明的地點,是在無印良品總部8樓會議室。這裡擺滿首位藝術總監田中一光蒐藏的書畫,同時也是過去的會長室。直到金井政明去年上任會長,決定繼續坐在原本開放空間內的社長座位後,才將會長室改為現在的會議室。

過程中,金井政明一度離席,2分鐘後回來,他劈頭笑說:「好像都沒有回答到你們的問題?但我今天其實是非常認真地回答!」原來,他是到外頭請祕書準備梯田辦公室的圖片,以便直接秀給記者看。

採訪最後,請金井政明分享他的工作信念,他寫下這句話:

「人生到死都是在打發時間,既然要打發時間,不如讓自己做些貢獻,樂在其中!」。

哲學家CEO的特質,又再度躍然紙上。

採訪│盧智芳,吳佳珍,林若寧 文│吳佳珍 Cheers雜誌193期 2016-10 圖片來源:王創緯

發表迴響